生命能尽量的得到必须帮助能顺利的长大

      时间:2017-10-07 01:50/点击:

       全国三年自然灾害的那些年,不仅城里的人拿着各种票证没有粮食吃,就是种地的农民,常常也是没有一颗粮食!人们吃的
       
      是连现在猪也不吃了的黄豆叶子!大家把它采摘下来,洗干净掺在几乎看不见米粒的锅里煮了吃。就是春天刚发芽的现在可以泡
       
      了做肥料的黄金树叶,也摘来吃!就连枇杷树的皮,也剥下来晒干,碾碎,磨成粉,做成馍馍吃!山上的黄姜、野果子,都是最
       
      好的食物了!据说长江里每天都有飘下来的尸体,大多数是饿死的。每一个人的脸上、身上几乎都是黄黄的浮肿的,那是一种长
       
      期得不到应该的必须的营养而普遍的症状!生命能尽量的得到必须帮助能顺利的长大
        
        而我的家里,祖父似乎都能想办法搞到一点大米、红薯之类的食物。那些红薯之类的粗粮,自然是祖父祖母父亲母亲吃的,
       
      可怜的一点大米饭就是我的了!虽然我总是吃的不多,可那是一日三餐都要的啊!我现在也不知道祖父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
       
      知道那一切都是为了我!为了让我这瘦弱的生命能尽量的得到必须的食物,以帮助我能顺利的长大!
        
        祖父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木工,但在当年那个比较封闭的小山村里,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人们说到“x二爹”,无不敬畏
       
      三分。他的干儿干女,到齐了有好几桌人。就连我们村唯一在五五年进北京见过毛主席的妇女主任也是他的干女儿。因为,他实
       
      在是一个宽厚仁慈且又刚毅大度的人!据说无论谁来找他借东西,哪怕家里只有一升米,他也要先借给别人,然后自己再去想办
       
      法。距离我不远的一个姓朱的伯父,说当年饿得全身浮肿浑身泛黄,祖父见到了,立即叫祖母把家里仅有的半碗猪油送给了他。
       
      后来,我家六三年做房子,农村是用那个稻田里的泥巴做成一块块土砖,然后砌成墙。这就需要一种稻田里很烂的稀泥做粘合剂
       
      和刮平墙面。那个朱伯父专门为生产队放牛,每天清晨,他都会把一群牛赶来,把需要的泥巴踩得很烂很稠,才把牛赶到上上去
       
      放牧。一栋房子的稀泥全部是他赶着牛群踩出来的。他就用这种方式对当年的救命之恩做了报答。
        
        我五岁半父亲就把我送到了学校去读书。那个时候的学校距离家有五六里,我年纪小,身体弱,祖父常常在学校附近做木工
       
      活,有时候就骑在祖父的肩上他一直把我驼到学校。有时候他就住在那些农家里,把我也带在身边,不让我来回走那么远的路。
       
      当年的学校就是借用农家的大房子做的,又黑又暗。记得那是一个住着三户人家的带“天井”的大房子,门前有一个和房子一样
       
      长的场地,场地的边上,有并排的三棵几人合抱的大槐树,粗壮的树枝上挂着一口寺庙里用的土钟,上课下课,就是敲那口土钟
       
      ,闷闷的声音能传出去好远!教我的老师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姓杨的女孩,也是祖父的干女儿的姑娘。因为平时都喊她的小名“杨
       
      欢子姐姐”,我少不更事,有一次竟然当着很多人的面就喊出来了,她立即满脸涨得通红,眼睛瞪得老圆,我差点吓坏了!祖父
       
      知道了,立即跟她解释道歉,我才得以安宁下来。
        
        大多数的时间我是跟着邻居家的一个十三岁的哥哥去上学的。背着书包,提着中饭,跟在他后面常常要带点小跑。可是,他
       
      经常是不把我带到学校的。往往走到那些山清水秀的小溪沟里,就在那里捉鱼捞虾摸螃蟹,一玩一天,到学生放学的时候,就一
       
      起回家了。所以,一年级到三年级,到如今我也想不起来到底学了些什么,成绩怎么样,一概都不记得。反正有祖父祖母的庇护
       
      ,我很少受到父母的训斥,自己也就优哉游哉的渡过了那些模模糊糊的童年!

      上一篇:处于昏迷状态整个人已经没有什么意识 下一篇:没有了 转载请注明:http://www.ztrubber.com.cn/a/shichangdongtai/2017/1007/9.html